有“唐乡”的村庄
2019-12-01

 

 

唐乡书院室内一角

 

 

改造后老房屋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

 

 

半山居民宿院落外景

 

 

室内梨树 下院落

 

 

金山岭唐乡民宿

如果将其作为导航地图上一个搜索点,调放到1∶5公里比例,它就会连同著名的金山岭长城、繁华的滦平县城同框显现;如果回调到原位,它就还是那个只有当地人才熟识进出路径的山岭小村。但是,4年前一个专事乡村旅游民宿规划投资建设的企业“唐乡”的到来,让这个属于河北省承德市滦平县两间房乡苇塘村管辖,叫做抢坡上的村民组,因为一个新名字——金山岭唐乡,成了京津冀区域乡村游、民宿游的热搜网红。

老农宅“借壳翻新”小山村从此与众不同

每年仲春到深秋,是这里山色奇幻、景致怡人的佳美季节。这段时间里,经常是每天一大早,谭瑞君就从自家的瓦房院出来,沿着缓坡村路步行三两分钟,来到紧挨着村口小广场的唐乡乡公所(功能相当于酒店大堂)上班。收拾完这里,拿上一串钥匙,她和另一个伙伴便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坡,开始由东向北逐一管护唐乡和村委会签约、租转村民老宅翻建的7个主题民宿旅游院落。

谭瑞君过去外出打过工,现在的身份是金山岭唐乡主题民宿院落的服务管家。她家的房子是20年前盖的,已经不算新,但和现在每天要去管护的院落相比,房龄上至少还差着四五十年,用她的话说那都是“村里老辈人的宅院”。“像过去在村里串门子一样,闭着眼都能走到,太熟悉了。”推开村头一截半坡上挂着“梨树下”门牌的栅栏院门,谭慧君说:“这早先是村里一个老大爷住的院子,有70多年了。老人去世后儿子们住不着,就交给唐乡规划改造了。”

梨树下院落,隔着小广场与乡公所对望,是住客前来首先看到的独立院落。房子被三面山石矮墙环围、院角两棵老酸梨树枝繁叶茂遮起大片荫翳,鱼鳞阴阳瓦房檐下,是黑黢黢的木格窗棂、立轴门扇。虽然怎么看都是个极普通的北方山村农家庭院,却因为那种陈年老旧而特有的乡野沧桑,一下就能唤起人们记忆深处中的缕缕炊烟。

当随着谭瑞君开锁推门迈进屋内,眼前所见立刻又跳转到了完全不同的界面。原本的东屋、堂屋、西屋两道隔墙已经拆掉打通,由东到西依次是一盘铺着唐乡专用雪白卧具的电热土炕、两个硬木雕花的中堂大椅、一方区分客厅和茶室的博古书架,高雅温润的器物陈设,与四周露出山石的墙面、头顶的原木房梁鲜明对比,令人在视线切换中品咂时代年轮交错的混搭。更出其不意的是,从西屋山墙一个小门进到耳房,发现这里竟被改造成了一个细铺瓷砖、装有抽水马桶和全套洗浴设备的卫生间,功能设置近乎高档宾馆酒店。

当村里原本最破旧不堪的老宅院,变成了现在最漂亮的主题民宿,抢坡上这个小山村立刻就披上了别样光彩。

工商资本下乡振兴乡村不分甲方乙方

“到唐乡的住客,要的就是这种既有现代生活实质、又有逆城市化色彩的乡愁记忆回归。”尽管又增加了山东威海的海草房唐乡和端午节前夕正式开工的肥城桃花海唐乡项目,金山岭唐乡在唐乡公司董事长、中国旅游协会民宿客栈与精品酒店分会会长张晓军心目中仍然是“头胎贵子”。因为正是从这个小山村,让多年从事民宿旅游规划的张晓军真正认识到,工商资本如何下乡才能赢得农民支持。“谁都想在农村做点事情,但绝不能简单地把当地政府、企业和农民当成甲方单位,而是要本着为农民着想、和农民做朋友的原则,处理好与当地农民的利益、情感关系,切实参与到乡村振兴事业中。从这个意义上,唐乡做的不完全是民宿旅游,而是为当地导入一种新乡居生活方式,尽我们的能力让唐乡进驻的农村更美好。”

带着这种农旅投资理念,经过慎重考察,2014年张晓军选址苇塘村开建第一个唐乡进村项目。当年8月,他们从苇塘村抢坡上村民组老旧农宅中选中7个年久失修的无人居住院落,以各家不同的宅院位势、景致特色为底本,进行一院一主题、一房一设计的“借壳翻新”。

夏日里村子上空的天特别蓝、四周的山特别绿,那天一路找到抢坡上,在乡公所喝过一杯村里规模种植、特产特制的黄芩茶,从梨树下、果岭上、草木里、云水间,再到东篱下、半山居、唐乡书院,谭瑞君带着记者把7个主题院落都走了一遍。她说这些好听好记的院落名称,连同装饰主题、器物摆设等等,都出自张晓军等人的专心设计。张晓军自己也说,他要在保证精品酒店式居住功能的前提下,让每个院落、房间从外观到内里都自成一派,分别表现传统民俗文化、中草药养生保健、禅茶文化、传统木作工艺、亲子乡土教育、中国传统书画等风格主题,室外最大限度保留农宅的年代本色,室内绝不出现相同的家具摆设。他说尽管这样投入成本会较高,但只有做到量身定制装修改造,才能让住客感受到老屋老院很有惊喜,新房新家特别舒适。

村庄变化加速度唐乡既是招牌又是推手

唐乡的进驻,表面看给这里带来的只是一个乡公所外加7个民宿主题院落,实际上4年来抢坡上村民组乃至苇塘村,都发生了因为唐乡到来才有的加速度变化。苇塘村距离金山岭长城20公里、县城14公里,从101国道到村里只有两公里,更有紧邻金山岭景区正在建设的碧桂园长城河谷小镇、恒大长城小镇等多个旅游地产项目,应该说发展乡村旅游天时地利机遇难得。但就是出山的这段通村路,却一直阻挡着村民出行、妨碍着来客进村,也延缓了村庄变化的脚步。

站在半山居院落门外的水泥村路上,67岁的村民李志文比比划划告诉记者,那座老房子还是在他几岁时盖起来的,他的祖辈父辈都是在这个院子度过晚年。在他的记忆中,这里最大的生活难题是出村不便、山路难行。他小时候出山的路,只是一条不足一米宽的羊肠小道,乡亲们到最近的乡镇赶集购物,要盘着山走3个多小时。他说自己长到10岁才第一次见到乡镇、20岁才第一次见到县城。后来路况陆续有了不少改善,但最大的变化还是在唐乡来了之后。地方政府为改善村民的出行环境,提升这里的旅游水平,投入数百万元重修了从国道到村里的道路,全部实现路面水泥硬化汽车直通,一下就把村子和外面世界拉近了距离。随着路通车通,多年困扰村民的的生活用水难题也得到了解决,村里现在打了两眼深水井,每天都能定时足量供水。因为唐乡客房的马桶和淋浴必须能保证客人用水,“沾人家光了不是?”李志文幽默地笑着说。

其他的变化,如果细看还有不少,比如村里的路灯,村头的文化广场,甚至改造广场时挖出的一块大山石,都被刻上乡愁二字,成了村口的一个景点标志。更不用说唐乡在村外路口山坡、主题院落房墙、路灯电杆等各处精心设置的景徽字符,包括在屋檐下窗台前栽植的花草、院角摆设的户外休闲用具等等,都让这个古老的山村诉说着和过去的大不相同。

别看地处山岭深处,唐乡院落住宿预订走的可是和宾馆酒店一样的网上下单路线。从苇塘村回来之后半个多月,和谭瑞君打电话聊天,问起她们的生意状况,她说这些天6个院落的住宿都被网上预订了。“夏天这里住着凉爽。”记者有点不信,多次登录携程网查看,显示的结果还真是果不其然。问起村里有无其他变化,谭瑞君兴奋地说,当地政府目前正操持一件能让村民享受和唐乡院落同样起居功能的事情,高额补贴为各家各户装配太阳能热水器和室内抽水马桶。“足不出户、干净卫生,以后就方便多了。可是件大好事儿!”